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社会建设 >> 正文
冷静看待美澳联盟关系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张露     2017-09-04 10:11:00 
今年以来,先是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演讲时明确提出要追随美国的领导,继而美国军政两大领域主要高官赴澳参加“2+2”部长级对话,时下双方又在澳大利亚邻近海域展开剑指中国的史上最大规模“护身军刀”联合军事演习,未来走向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由来已久的美澳联盟
  作为盎格鲁-撒克逊文明在北美和大洋洲的两支重要传承力量,无论是在历史基因还是文化传统方面,美国与澳大利亚间都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二者都从其母体——英国身上继承了传统西方的政治文化特征,且语言上具有的相通性进一步凸显出了二者的亲近感。尽管如此,美国与澳大利亚关系在最初也仅限于一般性联系,毕竟一个远在北美洲,一个却在太平洋与印度洋的交界处,从地理空间上来看二者间并没有多少交集。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美澳关系仅停留在常规交往层面,澳大利亚安全防御主要依靠英国,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42年。是年,日本扩大太平洋战争规模,发动了对澳大利亚的空袭,而英军受欧洲战事牵连无瑕东顾。正当澳大利亚身处绝境之时,美国从太平洋战争全局出发对澳施以援手,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关系自此才迅速升温。随着1951年《澳新美安全条约》的签署,美澳同盟正式确立,澳大利亚从此将自己绑在了美国的战车上,成为了美国亚太战略“南北锚”布局中的“南锚”。自美澳结盟后,尽管澳大利亚自身兵力有限,但仍然追随美国先后参加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重大军事行动。对于仅有6万现役兵力且国土面积高达769万平方公里的澳大利亚来说,这种支持来得并不容易。
  那么澳大利亚为什么要追随美国呢?虽然地缘上得天独厚,广阔的海洋将其与其他国家天然隔开,但随着科技的发展特别是人类征服海洋能力的提高,澳大利亚的传统地缘优势反倒因其四面环海成为了明显的劣势,而且如此广袤的领土对于人口只有2000多万的澳大利亚而言更进一步制约了自身安全防御能力。受到日本侵袭的历史记忆警示澳大利亚,如果想有效维护自身安全,必须要借助强大的外部支援力量,这是其与美国接近并缔结联盟的重要历史诱因。出于这一点考量,尽管美澳关系并没有如澳大利亚所期待的一直保持热度,但追随美国的战略倾向却长期保持了下来。
  中国发展是美澳联盟升温的重要驱动因素
  虽然保持着联盟关系,但美澳联盟的热度并非一成不变,事实上,美澳联盟的紧密度与美国的战略取向息息相关。冷战时期,出于遏制苏联安全威胁的共同需要,美澳联盟保持着高热度,澳大利亚与北边的日本同时构成了美遏制苏联力量进入太平洋的战略屏障。此时的澳大利亚得到美国的高度重视,战略地位稳固。而随着苏联的解体及中国战略重心放在国内经济建设上,上个世纪90年代初起,美澳联盟有所松弛,甚至一度出现因目标不明而“飘浮”的倾向。新千年后,随着中国实力的上升,美国开始将中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者,特别是在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后,美国的焦虑感明显上升,美澳联盟中的“中国因素”考量持续加强,这是新时期美澳联盟强化的一个重要因素。早在2006年3月,即将访问澳大利亚的美国国务卿赖斯接受澳大利亚记者采访时就曾指出“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崛起将是三边安全战略对话的重点话题”,澳大利亚、日本与美国必须携手合作,确保中国日益壮大的经济与军事能力对全世界形成正面而不是负面的影响。奥巴马当选总统后,推出明显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澳大利亚在这一过程中得到美国的高度重视。随着美军由北向南调整西太平洋地区驻军,澳大利亚成为美增加兵力部署的“重要目标地”。
  除了开始在澳大利亚轮番驻军之外,五角大楼还锁定了澳大利亚科科斯群岛,作为美空中力量的新基地,以部署“全球鹰”高空无人侦察机。美国的战略意图十分明显,就是将澳大利亚变成第2个关岛。对此,有媒体总结指出,美国加强与澳大利亚的军事合作,显然是要“通过实力震慑来控制中国的行动”。《纽约时报》更直白地撰文称,美军按协议抵达澳大利亚,是进入中国的“战略后院”。2017年的部长级对话会上,美国防长马蒂斯和国务卿蒂勒森继续强调要加强美澳联盟,从其后不久开始的“护身军刀-2017”美澳联合演习史无前例的规模、邀请日本参演及夺岛等演练内容的设置来看,虽然受特朗普退出TPP及巴黎协定影响,澳大利亚国内出现了一些不同声音,但美澳关系依然稳固,且其针对中国的一面日益明显。
  纠结的澳大利亚与美澳联盟的未来
  虽然美澳联盟不断得到强化,但也应看到,澳大利亚作为美澳同盟在亚太地区的关键一环,在战略选择上充满了矛盾性。尽管美澳间有着历史文化与价值观上的高度契合,但澳本身也有着自身的战略目标与利益诉求。作为南太平洋最大的战略力量,澳大利亚显然有着大国的雄心,希望在亚太成为全球战略和经济发展重心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在美国视中国为潜在战略对手的情况下,与美国高度捆绑,澳不仅大国梦难以实现,而且面临极高的风险。在美澳联盟中,澳充当着美战略马前卒的角色,一旦中美竞争管控失当而出现激烈对抗局面,澳大利亚首当其冲将面临威胁,这与澳大利亚当初选择与美结盟以求平安的初衷并不完全一致。特别是在中国经济对亚太乃至全球影响力日益加强,而特朗普政府的可信度却因相继退出TPP和巴黎协定而大跌的情况下,完全倒向美国显然对澳大利亚的利益有较大风险。澳大利亚前贸易部长埃默森曾指出,过去20年澳经济得以避免衰退、保持增长,主要得益于同中国的经贸合作。一份数据也显示,每个澳大利亚人每年从与中国的贸易中获益1.35万美元。作为大英帝国的传承者,澳大利亚显然有着英国人一样的现实主义思维,尽管价值观与历史文化上存在差异,但并不妨碍中澳寻求互利共赢。
  正如今年香格里拉对话会开幕晚宴致辞中特恩布尔所指出的:“(澳大利亚应该选择中国还是美国)完全是一个伪命题。我们在北京有好朋友和好伙伴,在华盛顿则有盟友。”事实上,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与国防研究中心主任布兰登·泰勒所言,澳大利亚应该如何在中美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是澳大利亚近年来国内激烈讨论的话题。一方面是不断崛起的中国,另一方面是对承诺越来越漫不经心的美国,澳大利亚确实感到了危机。尽管美方高官承诺与规模扩大的军演,多多少少给了澳大利亚一些定心丸,但当依靠美澳联盟不仅存在着靠不住的风险,而且有可能把它拖入到不可知的风险之中时,澳大利亚在选择上出现纠结是一种必然的现实。因此,虽然受历史基因影响,澳大利亚不得不选择与美国继续结盟,但从2016年国防白皮书可以看出,澳大利亚已经开始了尝试新的选择,其中之一就是加强自身的国防建设。未来,美澳联盟在表象上可能还会加强,但澳大利亚的决心却不一定会像美国所期待的那样坚定。甚至,当美国在与中国竞争中打澳大利亚牌的时候,这个被当作牌的国家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可能也会利用中美双方的竞争关系而把中美变成它的战略牌。这一点启示我们:中国在面对美澳同盟时,一方面要审慎观察其动向,另一方面也不妨考虑一下打“平衡牌”的问题。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