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文化建设 >> 正文
文学批评何处去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干    2017-11-03 11:20:00 
  弘扬中国文学批评的优良传统,提倡精准到位的文学批评,对那些“戴帽子”“摆架子”的空洞批评说不,杜绝商业化的炒作,才会让文学批评回到自身,在作家和读者之间搭好桥梁,找回公信力、影响力、传播力。
  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探讨文学批评的影响力为什么下降,为什么不像20世纪80年代那么深入人心,深得文心。现在文学批评的产量在增加,发表文学批评的平台在增加,文学批评的组织在增加,甚至对文学批评也设置了评奖。但我们更多的时候听到的是对文学批评的抱怨,认为其缺少公信力,缺少影响力,缺少传播力。
  原因何在?
  首先,是文学的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年万众争读一篇小说、洛阳纸贵的文学阅读时代已经转化为读图时代、读网时代、读手机时代,以文学为一尊的纸媒时代几近终结了。文学自身随着时代和科技的发展也滋生出很多新的形态,比如网络文学的出现就是对传统纸媒的一次革命性的行动,它在降低文学门槛的同时,也为更多的文学写作者提供了更为自由、更为广阔的舞台。而文学批评对这样一种新的载体基本是沉默的,沉默不是因为网络文学的质量问题,而是网络文学的互动性已经基本完成了文学批评的进程,读者在阅读时的评点和作家写作时的呼应很自然地实施了文学批评的功能。之后的文学批评其实就是如何经典化的问题,就像我们古代有很多的诗话、词话,却没有专门的话本小说研究专著一样,对四大名著的研究也是经典化之后才出现的。
  其次,商业性的运作也对文学批评产生了一些不良影响。由于前些年图书出版纳入商业运作的轨道,一些图书评论貌似以文学批评的方式出现,但背后往往和商业利益产生了瓜葛。一些媒体的书评版刻意炒作畅销书,一些评论家被裹挟其中,对文学批评的公信力也是一种损害。
  目前文学批评的生态也是失衡的,一般来说我们的批评应该是从作品开始,然后到作家论,最后到作品研讨会。而我们目前文学批评的程序是倒置的,一部作品出来之后先开研讨会,缺少中间的程序。文学批评的公信力来自批评家对作品的准确判断,但现在的批评家某种程度被牵着鼻子走,被出版方牵着走,被作家牵着走,甚至被某类组织机构牵着走,批评家平心静气阅读作品、评论作品的环境被污染了。从文学批评的程序和手段来讲,也是抵消甚至是龃龉的。一般来说,如果一部作品在一段时间内受到好评,之后的评奖活动对这部作品也应该是重视的,文学史写作也会给予其一定地位。而我们现在这三者很难统一,当年评价很高的作品常常在全国性评奖中落榜,而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作品却常常得奖,文学史的写作又常常与这二者脱钩。三者的相互消解,自然产生不了传播力。
  不排除文学观念的差异、审美的差异,也不排除文学批评形式(评奖和文学史的写作都是更高一级的文学评判方式)的差异,但这三者对同一时期文学作品的描述和评判应该是有共识的,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各吹各的调,形成不了合力。这种评价的分裂,影响了文学批评的公信力和传播力。分散、多头绪的文学批评丧失了客观和精准。
  文学批评大约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场,一种是不在场。很多编辑家、作家、评论家基本都是在场的,能够随时跟踪当代文学的脉络,对当代文学进行研究。20世纪80年代,有大量的文学编辑从事文学批评,也有不少的作家加入到文学批评的行列,由于来自文学生产的第一线,他们的感受往往是鲜活的,也容易切中作品的要害,打动读者的心。进入21世纪,文学编辑的队伍发生变化,文学编辑从事文学批评的人数骤减,隔岸观火的评论家占据了文学批评的不少话语权。这种不在场的评论,以前主要就是在高校当代文学研究这一块,他们的研究目的是要把当代文学进行经典化处理。但现在随着当代文学地位的提升,高等院校有大批的研究项目和研究资金进入当代文学研究领域,在充实当代文学研究力量、丰富当代文学研究手段的同时,也左右着当代文学批评的导向。文学批评的学院派路径,以不在场的方式给文学批评提供了新的参照。但对于高校来说,这样的文学研究应该是有一定“时间差”的,也就是说需要一段时间沉淀才可以进行,方能对那些被时间、被文坛淘洗之后的“文学”发声。
  由于从事当代文学研究人员的激增,而当代文学本身可沉淀的时间不足,“供”“求”双方失去平衡。学院派的文学研究失去时间差之后,也变成了一种文学批评活动。这种文学批评活动与在场的文学批评的姿态是不一样的,它们更多的时候是带着文学史的眼光,而用“现在”要求近距离将作品进行经典化阅读,难免失去精准。因为史的眼光与迅捷的文学批评是难以整合到同一个焦距上的。我们有时会看到一些教授的文学批评活动很隆重,但发出的声音由于“不在场”,未必能聚焦到具体的作品解读,难免隔阂。由于高校自身的学术地位和科研尊严,这些文学批评往往带着“成果”性质,这种“成果”常常和文学发展自身的成果并不能对榫合卯,其精准度自然受到影响。
  在批评的方法上,某些不在场的文学批评常常喜欢照搬西方现成的文学批评模式,用“戴帽子”的方式对鲜活的文学创作进行解读,常常是为“我”所用,为概念所用。我们在一些文学批评文章中,常常读到大段的西方文学理论的概念和术语,甚至思维方式也是从西方文学理论套用而来,这样似乎才会显得有理论和学术含量。造成这种弊端的深层原因与我们这些年来的学术评价体系有关。西方的理论话语自然有它的学术含量,但是它能不能和中国文学的现实无缝对接,还要从具体的实践出发。何况当代文学批评与正宗的文学研究不能等同。当下的文学批评,鲜活才能准确,历史上那些优秀的文学批评,比如鲁迅的文学批评,茅盾的文学批评,李健吾的文学批评,常常不是“戴帽子”的批评,不是僵硬的“学术范儿”,他们借鉴了国外的文学理论,但用中国话语、用自己的话语来陈述,而不是生硬地搬用西方的概念和模式肢解作品。
  中国古代文论中有很多身处同一时代的文学批评,这些批评往往都从切身的阅读感受出发,从自己的心灵出发,比如苏东坡对文与可“胸有成竹”的评论,金圣叹对《水浒》的评点,都属于文学批评的经典篇章。而我们现在部分放弃了这样充满“精气神”的优秀传统,简单地用外来的理论衡量当代文学创作,自然难以有精准之美。
  重塑文学批评的人文品质,呼唤有思想、有力度的洪钟大吕之作,鼓励接地气、有人气的在场评论,弘扬中国文学批评的优良传统,提倡精准到位的文学批评。对那些“戴帽子”“摆架子”的空洞批评说不,杜绝商业化的炒作,才会让文学批评回到自身,在作家和读者之间搭好桥梁,找回公信力、影响力、传播力。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