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文化建设 >> 正文
青春与沧桑的交响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干    2018-01-19 10:34:00 
1

杜少陵的诗歌“沉郁顿挫”,极富沧桑感,而李太白的诗歌豪放飘逸,洋溢着青春美。李白、杜甫二人不同的精神气质和艺术风格构成了唐诗的双子星座,照耀着盛唐的天空。历来扬李抑杜或扬杜抑李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但无论是扬李或者扬杜,有一个认识倒是共同的,就是说李白写不出杜甫那样“沉郁顿挫”的沧桑风格,杜甫也很难展现“白发三千丈”那样的狂放个性。如果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合体”的话,将是世界文学史的奇迹。一般说来,这是很难的,因为二者像两条平行的直线很难重合。然而,这种奇迹在中国的长篇小说巨著《红楼梦》中实现了,《红楼梦》既是一部沉郁顿挫的史诗,又是一曲优美的青春交响曲。
  《红楼梦》是青春的。台湾作家蒋勋甚至将《红楼梦》称之为青春文学,将大观园称之为青春王国。大观园确实是青春王国:贾宝玉的怡红院、林黛玉的潇湘馆、薛宝钗的蘅芜苑、元春的省亲别墅、迎春的缀锦楼、探春的秋爽斋、惜春的暖香坞、妙玉的栊翠庵,都是青春靓丽的平台,都是流光溢金的年轻载体,真可谓是花朵的海洋,豆蔻年华的春光世界。
  大观园的美丽在于青春,《红楼梦》的迷人也在于青春。王蒙在《红楼启示录》中说到林黛玉的时候,就说过林黛玉的魅力永远停留在17岁,尽管300年来沧海桑田,林黛玉和大观园的少女们在读者眼中永远定格在青春年华。金陵十二钗被人们作为一个永恒的青春意象铭记,《红楼梦》不仅书写了这12个人物的命运,还有一连串青春少女的符号。在《红楼梦》里除了十二钗之外,还有另册十二钗以及在另册十二钗,这36个人物是青春集束手榴弹,是美丽群芳谱。
  《红楼梦》里有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是青春的乐园——大观园,一个则是老气横秋的荣宁二府。在青春乐园里,鲜花开放的女子们和青春萌动的贾宝玉自然不必多说,而生活在荣国府、宁国府的贾母、贾政,王夫人、邢夫人,还有那个求道炼丹的贾敬,都呈烟火色。最具沧桑感是不着痕迹的一僧一道,他们凭空而来,又乘风而去。至于后来在大观园里出现的刘姥姥,更是作家的妙笔。刘姥姥本身就是沧桑的化身,她满脸的皱纹记录着时间的印记。有很多研究者的研究表明,刘姥姥是《红楼梦》的一条重要线索,是贾家由盛而衰的见证人。刘姥姥不仅是沧桑的,而且还是土气的,她的出现,反衬了大观园的奢华、时尚、鼎盛,在刘姥姥的眼中,读者才慢慢观察到贾府的繁花似锦,奢靡烈焰。刘姥姥的出现,引出王熙凤的“茄鲞”,而“茄鲞”的讲究,让刘姥姥大惊失色,贾家的腐败在这“茄鲞”中已经酿就。刘姥姥的出现,是以贫穷写奢华、以土鳖写时尚、以沧桑写青春的经典笔法。“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这一经典的艺术辩证法被《红楼梦》用得出神入化。
  《红楼梦》的“悲金悼玉”基调,实际是青春与沧桑两个旋律的交响演奏和变奏。第一回里写到:“跛足道人,疯癫落拓,麻鞋鹑衣,口内念着几句言词道: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而甄士隐为《好了歌》作的解读,更是青春和沧桑两个旋律的直接对话: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
  这首散曲每一句都是两个意象的强烈对比,都是青春繁盛和沧桑枯衰的两极组合。“雕梁绿纱”“歌舞场”与“陋室空堂”“衰草枯杨”,“脂浓粉香”与“两鬓成霜”,都是小说里出现的场景,都是家族兴衰的场景,也是人物的命运写照。作家集中地在这里营造的意象群,正是小说的总开关,掌握了这个总开关,对《红楼梦》的理解自然会跳出影射、索隐、自传等框架的束缚,进入到自由审美的大境界。
  《红楼梦》强烈的沧桑感是从秦可卿开始的。人见人爱的、兼具钗黛之美的秦可卿,在贾府的盛世以悲凉的病态、瘦弱的身躯悄然在宁国府谢世,留下了诸多的谜团。这样一个“兼美”的女子,在大观园青春王国的大戏尚未开启的时候就早早谢幕,其实对后来如花似玉女子们的命运是个暗示和隐喻。小说的第13回,秦可卿临终前托梦给贾家的女强人王熙凤,讲了“盛极必衰,月满则亏”的道理,对贾府的衰亡提出了警示。最后念的两句话是“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这一方面实指贾府完全败落,飞鸟各投林;另一方面也是虚指大观园中的诸位女子,随着时间的流逝,青春红颜难再,“各自须寻各自门”,沧桑凄凉。而林黛玉的病故,就是青春易逝的标本。
  “李白斗酒诗百篇”,说的是青春飞扬,“庾信文章老更成”,说的是人情练达。文学是青春的,文学也是沧桑的,伟大的作品总是能够在青春中洞见沧桑的褶皱,在沧桑中浮现青春的流动,曹雪芹的《红楼梦》如是,托尔斯泰的《复活》如是,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亦如是。在这个意义上,文学才能穿越时间和空间,将“窈窕淑女”、如花似玉的“金陵十二钗”呈现在世界面前,呈现在读者面前。我们也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和岁月的沧桑而遗忘美好的、青春的面庞。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