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读书 >> 正文
古琴之“韵” 境 ”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凌龙华    2018-04-11 11:02:00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琴位列“琴棋书画”之首,现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古琴之“古”,散淡为“韵”,沉凝为“境”。
  古琴不喧,最宜与一炉沉香幽幽为伍;古琴不玄,亦宜与一场诗吟亲亲做伴。
  因而,左琴右书,君子无故不撤琴;因而,琴棋书画,古琴当之无愧居首席。
  古琴又称瑶琴,被誉为“圣人之器”“国乐之父”。传说为上古圣人伏羲所造,又传说为文武周王完就为“七弦”,至孔子“弦歌不辍”,中华礼乐,一脉相承。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是“吟猱”,也是“聆悟”。对于弹者与听者而言,浸润是最好的交流。高山流水,设若没有伯牙志在高远之“抚琴”,没有子期心灵感应之“听琴”,旷世知音存在吗?
  于是,司马相如要操琴一曲,“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赚得美人归,风流满天下。
  于是,“竹林七贤”之一嵇康要上演千古绝唱,临刑一曲《广陵散》,任你刀光剑影,我自笑傲风云。
  “可以导养神气,宣和情态”。在《琴赋》一文中,名士道出了意态由来——是琴给的定力!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在风流才子的坦白中,我们似乎也明白了美人相随的缘由——是琴牵的红线!
  “削桐为琴,绳丝为弦”。造琴所用,在体为木,木为梧桐,凤凰非此不栖居;在弦为丝,丝系情思,“春蚕吐丝死方尽”。
  “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可以说,在古人心目中,古琴被赋予了完美寓意。形制法天地,琴面“圆而敛”,琴座“方而平”;弦音状三才,泛音空灵似天,散音厚重如地,按音婉转拟人。
  匠心独运而机心不存。无论造琴还是抚琴抑或听琴,琴之境界取决于心。“江上调玉琴,一弦清一心”。禅宗有“镜心”之喻,日本茶道讲究“和清敬寂”。宋代琴家追求“清厉而静,和润而远”,明代虞山琴宗主张“清微澹远”。凡此种种,无不把“心”与“境”联结一体。
  “耳根得听琴初畅,心地忘机酒半酣”。当酒置换了茶,琴带给人的律动可能更带温度。“一杯弹一曲,不觉夕阳沉”。浸而进,此谓入境。沉浸其中,天人合一,物我两忘,何乐而不为。
  古琴有谱传,但不刻板。只规定指法,不限制弹法。既体现出道家的洒脱,又蕴藏着儒家的关怀。通过“打谱”,琴家大可再创作,由此自成一家又异曲同工,风格流派纷呈而境界高下参见。
  一境:琴者,情也。情动于中而发于声。《诗经》里回荡着琴声,为嘉宾“鼓瑟鼓琴”,对淑女“琴瑟友之”;就连《诗经》的修订也是合着琴声的,史学家司马迁如是描述:“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
  “羁怀不可述,赖有古琴知”。这里,琴完全人格化了。琴是落寞者的知己,是心有千千结的寄托。在琴面前,明代狂人李贽都变得一往情深:“琴者心也,琴者吟也,所以吟其心也。”有怎样的心声就有怎样的“手吟”,此谓“得心应手”;而从对面看来,所谓知音,当是“得手应心”。
  二境:琴者,禁也。东汉桓谭,通音律,敢直谏,著《新论》,内有“琴道”篇。言:“琴之言禁也,君子守以自禁也。”又言:“古者圣贤,玩琴以养心。夫遭遇异时,穷则独善其身而不失其操,故谓之‘操’。”“操”,把持也。把持什么?情操,节操也!以琴曲戒心律己,难怪不少古琴曲名直接以“舜操”“禹操”名之,而弹奏除“抚琴”外则曰“操缦”,至通俗小说,干脆表述为“待我抚琴一操”。
  东汉班固《白虎通》言:“琴者,禁也。所以禁止淫邪,正人心者。”南宋刘籍《琴议篇》云:“琴者,禁也。禁邪归正,以和人心。”又云:“善听者,知吉凶休咎,国家存亡;善鼓者,变动阴阳,聚散鬼神。”危言正色,令人肃然起敬。
  三境:琴者,敬也。“众器之中,琴德最优”“能尽雅琴,唯至人兮”。琴人视琴,冰心一片。但凡抚琴,必整洁环境,整肃衣冠。这是敬天地、敬神明,也是敬心、敬琴。苏州怡园坡仙琴馆有联,曰:“扫地焚香无俗韵,清风明月有禅心。”怡园是座琴园,吴门琴派的琴人常于此雅集,以琴会友,“调心调身调息”。伴一炷炉香,听一曲《普庵咒》,一时心地生凉。
  “莫道无人识古琴”,知音可遇而不可强求。心怀敬意,不愁“奏罢无人听”,更不怕“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四境:琴者,静也。此静云淡风轻,此静明心见性。是琴艺,也是琴道,归结为琴之境界。出发处,“身外都无事,舟中只有琴”。落脚点,“闲坐夜明月,幽人弹素琴”。渐入佳境,则“一弹流水一弹月,水月风生松树枝”。余音袅袅,静之极致,一准“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清”。
  “清和淡雅”,古琴禅意。最激昂的宣泄如《酒狂》,最悲愤的泣诉如《胡笳十八拍》,最深沉的思念如《忆故人》,最明媚的歌咏如《梅花三弄》。奏毕,弦寂,一切归于平和,归于宁静。“泠泠七弦遍,万木澄幽明”,也许,这才是古琴魅力之恒存?
  “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有时,听听古琴的曲名,诗情画意,引人入胜。如《高山流水》,如《阳春白雪》,如《潇湘水云》,如《平沙落雁》,如《石上流泉》,如《鸥鹭忘机》……
  古琴无俗韵,有境界自成高格。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