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论 经济 政治 文化 社会 生态 党建 国防 外交
首页 >> 国防 >> 正文
恩格斯如何成为“伦敦头号军事权威”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赵韦博    2018-05-16 10:06:00 
1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恩格斯,曾被马克思的大女儿小燕妮亲切地称之为“将军”。这源之于1870年至1871年普法战争期间,恩格斯在著述的50多篇战争短评,以及同马克思的若干书信交流中,一次又一次精准地预见战局的发展。甚至连马克思也深深惊叹和折服于其未卜先知、决胜千里的“神力”,称其为“伦敦的头号军事权威”。
  未发先中,成功预测战争胜负。1870年至1871年的普法战争,是聚焦争夺欧洲大陆霸权,在法国和普鲁士之间展开的一场军事对决。战争刚一爆发,许多资产阶级“军事专家”就纷纷断言,首先宣战、兵力占优的法军终将取胜。可恩格斯的眼光却超越了战场,基于对战争与政治关系的深刻把握,认为法国国内政治的极端腐败,必然导致军队组织的混乱、将领的庸碌。在这一政治前提下,法国对普鲁士宣战,即意味着“第二帝国的丧钟已经敲响了”。他还指出,加之法国政府出于各种利益的需要,常常脱离战场实际对军事行动横加干预,更使得这场战争“已经失败一半了”。果不其然,法国的战争计划看似天衣无缝,可却在战争刚一开始,就出现了人员不齐、装具不足、给养极差等混乱状况。从法皇拿破仑三世至法军主要统帅,也都表现出令人震惊的犹豫不决和有违常理,加之常常来自于巴黎政府的蛮横政治干预,本来处于优势地位的法军一再错失良机,丧失了战场上的主动权,以致造成尔后的一败再败,直至第二帝国最后崩溃。
  通达地理,清晰辨明战场指向。1871年7月19日,法国对普鲁士宣战。战争首先会在哪里打响?法国与普鲁士以及南德意志诸邦交界漫长。此时法国不仅在陆上边界,还准备向波罗的海方向派出远征部队。另外,法国与中立国比利时的交界,也可能成为军事突袭的一个捷径。“一看地图就可以得到答案”。恩格斯以独到的军事眼光,对欧洲的地理版图加以解读,一语中的地指明了战争爆发的主要方向,甚至连首战地点都预测的分毫不差。他形象比喻到,如以巴黎为中心画弧,国界自然形成一条等长弧线。但是国界在法国东北边境离开这条弧线而形成一根短弦。在法国看来,只有在取得短弦以北直至莱茵河的边界以后,巴黎才能得到等长弧线边境的掩护,而且有一条河流作为国界。法国数百年征战史正是紧密围绕于此展开的,这里也将成为普法军事冲突的主要方向。恩格斯还指出,在这一必争必保之地,有两条纵贯南北、彼此毗连的山脉——佛日山脉和霍赫瓦尔特山脉。在二者之间唯有一条极便于大军运动的宽阔通道。于是“这里就有了一个自然界规定好的作战方向”,第一次大规模冲突一定发生这个通道内的某地。恩格斯所指的这一地区连续发生了三次大规模会战,果真成为普法战争一开始的主战场。
  衡善机巧,精准预言战争进程。在普法战争中,随着法军主力野战兵团相继覆灭,战局聚焦于对法国要塞城市的攻防。在斯特拉斯堡、土尔、巴黎等要塞面前,势如破竹的普军遭到了顿挫。欧洲新闻界普遍认为,这些地方久攻不克,是因为普军不善于围攻,或者只是为了进行军事试验。恩格斯对此嗤之以鼻,他详尽解析了要塞攻防技术手段及其作战方法的重大变革,提醒那些不懂军事的人们“究竟什么是围攻”。19世纪以来,筑城技术和火炮技术取得长足进步。独立堡垒体系已经取代旧式要塞,通过在大要塞周围修建大量独立堡垒,有效实现了相互之间的火力和兵力支援。线膛火炮出现并不断完善,特别是大口径线膛炮和触发引信炮弹的出现,大大提升了对要塞的毁伤率。技术改变必然导致战法变化。恩格斯指出,对防守方来说,这种变化使得要塞的坚守不仅取决于要塞本身的坚固程度,更取决于要塞守卫力量,特别是一支能用于主动出击的野战军团。对进攻者而言,攻取要塞需要采取一套标准作业方法。他以围攻沃邦式六角堡要塞的过程为例,指明了攻陷斯特拉斯堡的时间至少是22天。而该城堡从开始受到正规围攻直至最终陷落,恰与恩格斯的预测相差无几。
  识破人心,彻底刺穿战争迷雾。普法战争中,两军首次交锋发生在法军极为突出的右翼。因此,普军的主攻方向将指向法军右翼,成为“军事专家”们的一致共识。恩格斯却指出普军是在声东击西,普军的主攻一定是针对法军的左翼,“那么向法军右翼进攻,就会迷惑他们”。更令人称奇的是,当普鲁士发布全力进军巴黎的电讯,整个欧洲舆论界都信以为真时,恩格斯则一语道破其中的玄机,指出普鲁士这一异乎寻常的做法,根本“是伪造的,是为了迷惑敌人而故意散布的”。他认为普军意欲在被围的法军巴赞兵团周围布下“口袋阵”,为诱使法军麦克马洪兵团背离巴黎、驰援巴赞,才大力制造这一虚假舆论。他甚至还于麦克马洪兵团在色当被歼前一周,就准确预报出其终将覆灭的结局和地点。恩格斯之所以一次又一次成功识破普军的战役伪装,根本得益于他对毛奇个人指挥特点的深入了解。毛奇作为普军总参谋长,在德意志统一战争中,常以极为大胆,有时甚至是违反常规的作战行动屡立奇功。在恩格斯看来,毛奇常常“以他惯有的才略采取行动”。正因为深谙此人,他才能毫不犹豫、一针见血地揭露普军一举一动的虚实真伪,直击战争发展的实质和要害。
  恩格斯在普法战争期间著述的战争评论,奠定了其在当时欧洲军事界的无上荣耀,达到了无产阶级军事科学的又一巅峰!这些传世不朽的军事经典,更为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的穿透力和生命力,提供了一盏指路明灯。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中央党校报刊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在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时请注明来源为理论网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新闻信息许可:1012011002 | 京ICP备12002119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805042 18801149911
Copyright © 2015-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报刊社  理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