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论 经济 政治 文化 社会 生态 党建 国防 外交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加快构建新时代兜底民生保障体系
来源:理论网    作者:刘喜堂    2018-06-27 10:59:00 

  一、兜底民生保障的时代内涵

  民生保障属于社会历史范畴,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涵。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党对民生保障的认识,对兜底民生保障的把握更加精准、科学。2013年,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研究分析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时,习近平总书记就明确提出“社会政策要托底”的要求。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系统阐述了“社会政策要托底”的重要性和基本要求,会议强调“要更好发挥社会保障的社会稳定器作用,把重点放在兜底上,保障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基本公共服务。”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调研时强调,“在整个发展过程中,都要注重民生、保障民生、改善民生,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广大人民群众,使人民群众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特别是要从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入手,做好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全面提高公共服务共建能力和共享水平,满足老百姓多样化的民生需求,织就密实的民生保障网。”党的十九大全面阐述了新时代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的内涵,明确“按照兜底线、织密网、建机制的要求,全面建成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这是对兜底民生保障的最新科学阐述,是新时代兜底民生保障工作的根本指引。

  二、兜底民生保障取得积极成效

  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构建了一张保障基本民生的兜底“安全网”,着力完善制度、健全机制、规范管理、督促落实,取得积极成效。一是健全社会救助制度体系。《社会救助暂行办法》第一次以法规形式明确了包括最低生活保障、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受灾人员救助、医疗救助、住房救助、教育救助、就业救助、临时救助和社会力量参与在内的社会救助制度体系,为困难群众提供基本生活和专项救助保障。二是完善社会救助工作机制。从中央到地方,均建立了社会救助部门协调机制,形成政府主导、民政牵头、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社会救助工作格局。建立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核对机制,极大提高了救助对象认定的准确性。2017年统计表明,约有7.29%的救助申请人未如实申报家庭经济状况。乡镇层面普遍建立“一门受理、协同办理”机制、主动发现机制等。三是规范社会救助管理。建立社会救助审核审批、救助工作绩效评价、社会救助监督检查长效机制等,开展经常性专项督查,推动政策落实。四是大幅提高困难群众救助水平。截至2017年底,全国常年救助的城乡低保对象共有5311万人、特困供养人员492万人,约占全国总人口的4%,全年支出救助资金2321亿元。

  尽管取得一定成效,但当前兜底民生保障仍面临着不少问题与挑战。一是政策碎片化,形不成兜底合力。不同部门在政策目标、救助人群、工作推进、考核评估等方面各有部署和安排,不能形成政策合力,重复救助和救助遗漏现象并存,影响了兜底效能。二是对象认不准,日常管理不够规范。收入、财产难以精确核算,特别是农村养殖、种植、外出务工以及城市打零工、灵活就业等收入难以查清。乡镇救助力量严重不足,普遍只有1-2名民政专干,服务半径太大,无法深入开展调查。还有一些地方将救助政策当作化解矛盾的工具,扭曲了制度定位和功能。三是推进不平衡,部分领域存在盲区。城乡之间、区域之间、人群之间兜底保障不平衡的问题开始凸显。城市贫困问题没有引起足够关注,一些低收入困难群众难以从兜底保障政策中受益。四是保障水平低,尚未真正兜住民生保障底线。支出型贫困家庭能够享受的救助政策很少,医疗救助实际救助面窄、救助力度小、救助资金短缺,托底作用有限。

  三、推进兜底民生保障体系建设的思路建议

  进入新时代,必须以兜底民生保障体系建设为重点,坚持尽力而为与量力而行相结合、政府主导与社会参与相结合、破解难题与深化改革相结合、突出重点与整体推进相结合,不断完善政策制度,创新体制机制,提升服务效能,使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困难群众。兜底民生保障体系建设应以社会救助制度为主体,以兜底线、织密网、建机制为原则,保障困难群众最低层次的基本生活需求。

  第一,打造分层次、分类别的梯度救助模式。统筹使用政府资源,以完善各项社会救助制度为抓手,以基本生活、医疗、住房、教育、就业、急难等为主要内容,根据群众的困难类型有针对性地提供类别化、个性化救助。基本生活救助重点保障低保、特困人员等收入偏低、经济状况困难的家庭。医疗、住房、教育、就业等专项救助覆盖所有经济困难的低收入家庭和支出型贫困家庭。临时救助覆盖所有因突发性、临时性事项陷入困难的家庭。确保任何一个家庭或公民在遇到困难、生活难以为继时,都能通过社会救助得到兜底保障。

  第二,制定多层次的困难群众认定标准。完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制定办法,以基本生活费用支出法、恩格尔系数法为基础,逐步建立起与当地居民消费支出水平或人均可支配收入挂钩的动态调整机制。推动以省为单位分区域制定相对统一的低保标准,促进区域统筹、城乡统筹。以低保标准为基础,按照不低于1.5倍或2倍的原则制定低收入家庭认定标准。相应建立低保、低收入等困难群众家庭财产状况标准。逐步实现困难群众认定标准城乡统一。

  第三,建立以家庭为单位的救助需求综合评估机制。科学设计困难家庭贫困状况综合评估指标体系。以家庭收入、财产为主要指标,统筹考虑家庭成员因残疾、患重病等增加的刚性支出因素,综合评估家庭贫困状况和救助需求,据此制定综合救助方案,采取更具针对性的救助措施。以低保对象、特困人员、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低收入困难人群为基础,整合贫困残疾人、贫困老年人、困难职工、困境儿童、留守儿童等数据,建立困难家庭基础信息数据库,并向政府有关部门、慈善组织开放。加强对困难群众基础信息的分析研究,为科学制定社会政策提供数据支撑。

  第四,完善部门协同的综合救助服务。健全完善政府领导牵头、民政部门负责、相关部门和单位参加的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协调机制,定期研究解决本地区各类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问题,统筹各部门救助服务资源,形成民政一门受理、部门协同办理、资源统筹协调、信息互通共享的综合救助格局。

  第五,健全与兜底民生保障相关的政策措施。加快发展面向贫困老年人、重度残疾人、孤儿、困境儿童等特殊群体的福利服务,全面建立经济困难老年人养老服务补贴、高龄津贴和护理补贴制度,健全扶残助残服务体系。完善孤儿基本生活保障制度,加强困境儿童保障,统筹推进未成年人社会保护和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实施“十三五” 社会服务兜底工程,改善兜底民生保障设施条件。

  第六,加强兜底民生保障政策落实。适时启动《社会救助法》立法程序,推进社会救助法治化进程。持续加大财政投入,把保障困难群众基本生活始终放在公共财政保障的优先位置,确保在各级财政支出中的占比只增不减。强化服务保障,加快发展非物质类民生保障服务项目,发挥社工服务机构和专业社工在民生保障中的作用,为困难群众提供社会融入、能力提升、心理疏导等专业服务。加强服务标准化建设,加快构建民生服务标准体系。以居民家庭经济状况核对机制为基础,查询比对车辆、保险、就业、公积金、不动产、存款、证券、纳税、工商登记等收入财产信息,构建困难群众大数据识别机制。建立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社会救助服务制度,将民生保障中的事务性、服务性工作委托社会力量承办。

  (作者系第44期中青一班学员、民政部社会救助司司长)

  (责任编辑:郭丽娟)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中央党校报刊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在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时请注明来源为理论网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新闻信息许可:1012011002 | 京ICP备12002119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805042 18801149911
Copyright © 2015-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报刊社  理论网